[置顶] 【微交易】 买涨跌1分钟赚90% 。提现秒到,周末不休市!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2人 | 浏览:

[置顶] 推荐几个比较靠谱的手机赚钱软件平台 提现秒到账的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1人 | 浏览:

[置顶] 聚享游快速秒赚1块到账图文教程 不懂的来看看!!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[置顶] 聚享游赚钱教程!!日入300 月入9000的方法!大家认真看下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论创新思维游戏赚钱的重要性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将首联、颔联、颈联、尾联的“好雨知春”、“和风细雨”、“黑夜明火”、“繁花满城”四幅画面整合为一,将诗歌内容从整体到局部、由近及远、由眼前景到想像景的表现过程,按照以下层次进行形象再创和口头描述:

  1.粗线勾勒:春雨、田野、小径、茅屋、江船、渔火。

  2.上彩着墨、变静为动:灰色的云,黑褐的天,亮亮的渔火,细细的斜斜的春雨轻盈地飘进江水、田野、村落,水流潺潺、轻枝摇曳、细雨沙沙。

  3.换景特写:天亮了,太阳笑眯眯的,一夜间大地披了盛装,青青的草色,鹅黄的叶芽。最惹人眼的是亭台楼阁边那片片彩云般的树木,花儿五色缤纷,打着朵儿的,绽开笑容的,还挂着晶莹的耳坠,闪闪发亮……其他同学边听边想,闭目、凝神、运思、微笑、激动……融入了意境,经受再创诗意的熏陶感染。

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,2016-2020网络赚钱方法大全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

 有一个玩游戏赚非常火的网站-那就是聚享游!在聚享游每天有近40款的赚钱游戏可以供我们边玩边赚钱,网站给人的感觉是简单整洁,最主要的是在这里特别容易赚钱。聚享游是公司化运作的赚钱站点,属于杭州习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网站。作为会员,我们可以在聚享游可以通过玩游戏、体验广告、参加商家问答等方式赚U币然后可以兑换现金、手机充值卡和Q币等各种奖品。那么在聚享游怎么赚钱?怎么赚钱快呢?

好的文章就要分享 看书也是一种享受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 皇帝与太皇太后的车驾是在下午进的城。两位贵人都能看见,城中市容整洁,街道干净,刚下的积雪早就被推到道路两边,扫得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来迎接的百姓都穿着整洁,虽然也有不少人穿着粗布衣服,也有人打了一两个补丁,但难得的是个个衣饰面容都收拾得很干净,人人都行动知礼,虽然有些人礼数上欠缺些,倒没什么莽撞的地方。道路两边可见到各种店铺,各行各业都齐全。可见这奉天城治理得极好,百姓都能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再看周围的安保措施,有底下人报上来,哪里哪处是安排了精兵把守的,可表面上却不会让人看出来。这说明奉天府尹是个细心周到的人,又聪明地不让层层重兵搅了贵人观赏市容的闲情逸致,实在是很好。

    奉天是满清故都,一向是皇室十分注重的地方,眼见这位府尹把故都治理得那么好,皇帝和太皇太后怎么会不欣赏呢?当即就有几句称赞的话,虽然旁边有人不忿,但陪同来的大部分官员都揣『摸』到了上位者的心思,美言不断。这样一来,不论是跟着圣驾来的文武官员,还是奉天城出迎的属官,都知道一个事实:府尹玉恒的高升之日不远了。

    玉恒察觉到周围众人眼光的改变,心里也是暗喜,不过他还有准备,自然不能浪费了大好机会,暗暗朝属下打个眼『色』。等康熙皇帝命令车驾继续前行时,前面的路上来了两个拦道的人。随行的京官中的某些人以为有人要来告御状,心里早乐开了花,结果听到那两人开口说话,就被泼了一大盆冷水。

    原来是回屯的旗人和本地农户“推选”出来的一满一汉两个代表,为了感谢皇上与太皇太后的仁德,特地将今年丰收的粮食献上来,给两位贵人尝鲜的。

    随行圣驾的太监早将两篮子粮食递了上去,一篮是玉米土豆花生地瓜之类的,码得整齐漂亮,满满当当地挤了一篮子,另一篮里装的都是一尺见方的白布口袋,每袋都装满了各种粮食颗粒。东西虽然不多,但给贵人们尝个鲜是足够了。皇帝很高兴、很满意、很满足,他叫人把两个篮子送到太皇太后那里给她老人家瞧瞧去,然后命人把两位代表叫到跟前来说话。

    那位旗人代表其实皇帝是认识的,原本是京中有名的纨绔子弟,只爱惹事生非不学好,所以早早被家人撵到奉天来吃吃苦的。如今他有没有学好别人不知道,可看他身强体壮,两眼有神,说话行事都有礼有度,皇帝就觉得他出息了,听说他在奉天不但关心农事、也勤于练习骑『射』,很高兴,大大地厚赏了他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汉人老农,手上长着厚厚的老茧,身上衣服都是粗布做的,没打补丁,但也不新了,而且肘部还磨得发白。他年纪挺大了,说话倒还清晰有力,用词用句十分朴实,而且没什么忌讳,有很浓的乡音,但能让人听明白。皇帝一看,就知道这真的是积年的老农,绝不是玉恒故意安排的托儿,而且也没有加以粉饰,就想:“玉恒为人很老实嘛。”他亲切地跟老农聊了几句,又吩咐奉天府的官员要对老人家多加照料,玉恒和属下都恭敬地应了。

    从城门口通往皇宫的大道早已安排好了,百姓只静静等候,等看到圣驾过来了,才会跪在地上迎接。皇帝虽然轻轻说了玉恒一句过于扰民,但实际上觉得他还算是体恤百姓的。一路上的民众与前来迎接的贵族很多,皇帝和太皇太后又常叫人到跟前说话,圣驾走走停停,过了半个时辰,只走了不到一里,仪仗的尾端,还有人没进城门呢,于是话了。

    大臣索额图首先提出异议,说太皇太后年迈,路途辛苦,还是早早入宫休息的好。几个跟他交好的大臣也纷纷附和,说圣驾走得太慢,也会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不过这一点马上就被玉恒驳回,说奉天城乃是龙兴之地,怎么可能会有不法之徒?何况他早已安排妥当,绝不会让人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皇帝虽然赞同玉恒的话,但看到太皇太后的确面有疲『色』,便决定快点入宫。这时,上书房大臣陈良本出列禀告道:“我皇圣德,恩泽奉天,城中百姓都期盼一睹圣驾风采,如果早早入宫,未免让百姓失望了。但太皇太后的凤体贵重,皇上也路途辛苦,不如皇上与太皇太后先行入宫,让后面的仪仗慢慢行走,也让百姓见识一下圣驾天威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同意了,他主动登上太皇太后的车驾,一起向皇宫先行一步,留下自己的车驾和后面的一大串仪仗慢慢走,吩咐玉恒让百姓不必再跪迎,只管在路旁观看就是。

    玉恒恭恭敬敬地领了圣旨,恭送圣驾先行,等到后面的大臣们走过时,他偷偷抬头望了一眼陈良本,只见他微微点一点头,眼中略有几分赞赏的神『色』,便心下大喜,知道之前商量好的这种种安排都成功了。与陈良本同行的索额图瞥见两人互动,冷哼一声,先行一步。陈良本并不在意,继续微笑前行。

    这三人间的小小内幕只有他们本人知道,旁人怎么会留意?因为圣旨说百姓不必再跪迎,可以自由观看,许多人都欢呼雀跃,只不过没有人告诉他们,其实皇帝早已不在龙辇里了,他们只是对着一辆空马车在三呼万岁而已。

    张保跟着府衙的众位同僚站在奉天属官的队列中,只能远远瞧见皇帝和他身边大臣的脸,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。圣驾离开,除四品以上官员要随驾进官外,其余官员都要回到自己的衙门或职司继续当值,张保也不例外。只是他现在心里有些焦急,希望能早点回到家里,因为刚才他看到某个人的身影,又听了旁人私下的议论,知道某个人也跟着皇上和太皇太后到了奉天,他急着要回家告诉妻子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在家中,佟氏有些坐立不安。通常迎接圣驾的只有官员,但因为这次太皇太后也来了,所以城中各王府的福晋郡主们和勋贵家女眷都要前去皇宫门前迎接,四品以上官员的诰命都跟着去了。张保品级低下,佟氏不需要去,但保不齐贵人们会临时宣诏,以前也曾有过七品诰命晋见凤驾的先例,于是佟氏早早打点好礼服,洗浴梳妆,端坐在家中等候,以备万一。

    淑宁坐在自己房里绣花,其实心里很激动,康熙来了啊!孝庄来了啊!要不要去瞄一眼?看看他们长的什么样儿也好啊。她在那里胡思『乱』想,哪里有什么心思做针线?好好的荷花她都快绣成喇叭花了,惹得春杏奇怪地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端宁早就停课留在了家里,此时也是无聊,于是便来找妹妹,说:“到街上看看好不好?就算看不见人,远远地看个热闹也是好的。”淑宁马上答应了,扔下喇叭花,一套上鞋,外套也不穿,拉着哥哥往外跑。春杏在后头连声叫她穿大衣裳,把二嫫引来了,她才勉强停下来穿上连袖斗篷,戴上手套。

    这时候街上都是人,道路两旁挤满了看圣驾仪仗的百姓,许多人高声呼喊,大力拍掌,难为那些随驾的官员侍卫宫女太监在那样的人『潮』声中还面不改『色』地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端宁与淑宁来到大街上,却无法挤到人群前面去看,人家也不给两个小孩面子,丝毫没有让出位置的意思。端宁就对妹妹说:“这样不是办法,不如哥哥托你起来,看你能不能看见?”说罢就真的抬起妹妹,让她坐在自己肩膀上。他自小练习骑『射』,身体也壮实,这样做起来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淑宁起初没反应过来,吓了一跳,但很快又觉得安心。她坐在哥哥肩上,努力伸长了脖子往前看,越过人群,只能勉强看见一些女子,穿着粉红和淡绿的旗服,戴着红『色』的绢花,手里拿着灯呀尘拂呀托盘呀盒子呀什么的,缓缓地走过,然后是穿着深蓝『色』服饰的白净男子们(淑宁语: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太监了!我第一次瞧见呀!)。

    虽然周围的人群很热闹,但这些太监宫女们却面无表情,安安静静地走着,他们已经走了很长的路,有些人额上分明有汗,也有的人明显看得出他们很累了,但他们只是走着,连抬手擦擦额上的汗的动作都没有。

    淑宁看得有些压抑,不知该说些什么,却听得哥哥在下面问:“怎么样,能看见吗?看见什么了?给哥哥说说吧。”她便换了笑容,对端宁说:“看见了,有很多宫女和太监,那些宫女有的穿红,有的穿绿,不过看着没几个是长得漂亮的啊。”

    端宁笑骂:“小丫头,你看这些做什么?快看皇上是什么样儿的?那些跟着来的将军们是不是很威武?”淑宁又抬头去望,摇摇头:“我没看见皇上的车驾,应该已经过去了,咱们来晚了呢。咦?是官军!后面是随行军队的仪仗!哥哥放我下来吧,你自己看看!”

    端宁闻言放下了妹妹,不停地跳高了往前看,隐隐能看到骑着威武的高头大马走过的将士,可惜在空中不能久留,只能惊鸿一瞥而已。淑宁眼尖看到左边一个原来占据了某户人家上马石的人离开原地,追着领头的明黄军旗跑了,便马上推着端宁说:“哥哥快去那边!”端宁立马跨过去,爬上上马石,终于清楚地看到皇家军队的仪仗了,兴奋地把每个细节都描述给妹妹听,淑宁也笑咪咪地听着。

传奇霸业什么职业pk厉害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

战士:近战物理攻击职业,高伤害,高生命。技能简单暴力,PK节奏爽快,1V1单挑很少有人能够完全正面的击败战士。

有个好的爱好真的不错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 桐英最近的爱好,除了画画之外,又添了一样,就是做木工活。其实原本他在京中只是学过些刻刀技艺,但因为想为即将出生的孩子亲手做一个悠车,便特地寻了个老木匠来,学了些皮毛,打出的悠车虽说不上精致,却很结实。末了,还亲手将表面打磨得干干净净,并在上头上了红漆,画了许多龙凤花草之类的图案,还写上“长命百岁、富贵有余”的字眼。

    淑宁在廊下看着他捣鼓悠车,不由得笑了:“画那么多东西在上头,也不怕孩子看花了眼?你若有这功夫,不如画些识字的画,将来让孩子学?”桐英起了兴趣,便问什么是识字的画,淑宁便解释给他听。其实就是现代儿童看图识字的卡片的古代版罢了。

    桐英却想起了一件事,丢下手里的活,径自跑回王府去,过了半日,带人抬回一只大木箱来,道:“你提醒我了,其实小时候我也做过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打开木箱,里面都是一卷卷画稿,还有一个匣子,上头还挂了锁。淑宁拿过来瞧,却被桐英接过放回,不好意思地道:“那是我小时候的涂鸦,见不得人的,你别看了,瞧这个。”他拿起一叠厚厚的纸,上面画了老虎、猫、狗、鹿、牛、马、鸡、马车、房屋等物,旁边写了汉字,还有满文。字画笔迹都有些稚嫩,但看不出是用什么东西画地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这是我以前做了哄弟弟的。可惜没人买账,平白收着。如今看着还好,不如我再多画些,以后给咱们的儿女使?”淑宁点点头,越看越喜欢,原来小时候的桐英,画的画、写的字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正翻着,却觉得肚子有些痛。起初以为只是偶然,但随着痛觉再次出现,她知道有不对了,似乎,她马上就要生产了。

    桐英吓了一大跳:“怎么会…现下还不到十一月呢,不是说还有一个月么?”

    淑宁静静等待痛觉过去,道:“九个月生也是正常,你不必担心,这也好。免得在最冷的时候坐月子…”虽然现在坐月子也很冷就是了。

    桐英有些手足无措,急急找了二嫫来,却又不知该做什么好。二嫫当机立断,指示两个嬷嬷留下来陪淑宁。丫环们去烧水备剪子,她则带了鲁大家地去把东厢布置成产房,临走前还交待:“如今只是开始痛,离要生还长着呢,姑爷沉稳些。姑娘也别急。”淑宁点头应了。她才离开。

    但桐英哪里沉稳得下来?淑宁觉得不痛了。方才攀着他起身,先回房去。桐英本要扶着她进屋,却被嬷嬷拦住了。说还不知道夫人在哪里生呢,二爷不能进屋去。桐英十分郁闷,淑宁只好安慰他道:“我还要沐浴洗头呢,你进来也是碍事,不如去帮我请个好大夫来,再预备下用得上的药材?”

    桐英想想也是,交待了好些话,才转身去了。淑宁吩咐人去烧水洗澡洗头,嬷嬷们要拦,她却道:“还早呢,先洗干净了,不然整个月子都不许碰水,岂不是发臭了么?”开玩笑,她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嬷嬷们拦不住,又去寻二嫫来劝她,二嫫却没反对,只是交待要尽快。

    淑宁便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,又仔仔细细洗了头,让丫环用干巾一点一点擦干了,松松梳了个头,才让人去做饭。

    嬷嬷们快要晕倒了,眼着着又开始痛的淑宁忍着痛意说要吃饭,还要有鸡有肉有菜有蛋,不由得感叹这位夫人要生孩子也跟别人不一样,谁家产妇头一胎快生了还这么镇定的?

    淑宁却心中有数。她虽没生产过,但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。穿越前,也听过些别人生孩子的事,穿越后更是见过好几次他人生产,知道现在离真正要生,还有相当长的时间,等会儿要花大力气的,不吃饱饭怎么行?想起象世子福晋瓜尔佳氏那样,只靠半碗粥几口参汤,哪有力气撑啊?想当初真珍就是吃过饭生的,多有力气,多顺利啊。她最近两个月几乎每天都由桐英陪着在院中走几圈,有时还会到王府那边串门子,饮食稳定,身体健康,心情愉快,顺产的可能性很大。她会尽量让自己保持在最佳状态地。

    等桐英找了大夫回来时,淑宁刚吃完一大碗饭,正要添第二碗,那大夫把了脉,颤着胡子掉了半天书包,才道:“有胃口就好。”然后便去向接生的嬷嬷媳妇们交待注意事项去了。

    淑宁慢慢咽下最后几粒米,喝了口热茶,慢慢忍过又一次疼痛,才抹了抹额上的冷汗,转头对桐英道:“我要进产房了,你只管在外头等我就好。”她虽然更希望桐英能进产房陪她,但这对一个古代男人而言,有些强求了。

    桐英怔怔的,忽然抓住她地手:“我陪你进去…”却被其他人拦住了。二嫫还道:“姑爷,男人进产房不吉利,姑娘不会有事的,你只管放心。”桐英怔怔看了她一眼,又转过头来看妻子,忽然紧紧抱住她,喃喃道:“一定要平平安安的…”淑宁笑着拍拍他的背,说了好几回“放心”,然后强忍下又一阵疼痛,硬撑着走进了东厢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快天黑了,院中各处都点起灯火,人人严阵以待。王府的几位女眷都得了信,早早到正屋里候着。李福晋见桐英一直在东厢外呆站,便劝他进屋等消息,桐英却道:“我要在这里陪着她。”然后又指示仆人将一个灯笼挂在他旁边地树枝上,时不时地对屋里喊几句话。安抚着妻子,让她知道自己一直在这里。

    屋里地淑宁趟在干爽柔软地谷草堆上,忍受着越来越频繁、越来越剧烈的疼痛,二嫫凑过来替她擦汗,轻轻问了声:“实在疼得厉害,就叫唤几声吧。”淑宁摇摇头:“拿…拿点东西让我咬…咬着…”二嫫迅速找了一块大帕子团成团,塞到她嘴里,再为她擦了擦汗。重新换了块干巾,轻轻问了周昌家的一声:“还要多久?”周昌家地摸了摸,摇头道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淑宁听到她的话,深呼吸一口气,继续忍受下去。窗外,灯火在窗纱上映出了桐英的侧影,她可以想象得到,此时此刻的桐英必定是紧紧抿着嘴,眉头打成三个结。听着他地声音。她不由得微微露了笑意,但很快又被一阵剧痛打断,两只脚互相抵着,直到脚背上出现了青青紫紫的印子。方才挨过这一波。

    就这样,也不知过了多久,等到正式生产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,几乎感觉不到痛楚。只能使劲儿抓紧身上的炕边。抓紧二嫫伸过来的手。咬紧牙关用尽吃奶的力气,把孩子生下来。窗外,桐英的声音也已经沙哑。怔怔地望着黑暗的夜空,默默向上天祝祷,祈求自己的妻儿平安。

    终于,等到清晨地第一抹阳光射进小院时,屋内传出了一阵响亮的婴啼。是本文最后一次出现的分割线

    康熙四十二年,春二月,奉天

    淑宁细细看完父母刚捎过来的信,提笔正要回复时,却听得身后传来长子扬海稚嫩地声音:“额娘,我会背了!”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,回头抱起大儿子,亲了一口,问:“真的么?背给额娘听听?”只听见他用清脆的声音念着: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,苟不教,性乃迁,教之道,贵以专…子不学,非所宜,幼不学,老何为。”

    他念一句,淑宁便点一下头,等到他念完这几句,她笑着夸奖道:“海儿真厉害,已经能背出这么多了呢,今儿想吃什么?额娘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背了几句《三字经》,你别把他宠坏了,底下还有许多没背起来呢。”桐英走进房门,手里还抱着刚满百日的女儿扬羽。

    扬海溜出母亲怀抱,跑过去对父亲道:“阿玛,我要抱妹妹。”桐英却敲了他的头一记:“一边儿去,上回你差点没把弟弟摔了,惹得他哭了半日,怎么能让你抱我地宝贝闺女?!”

    扬海却不肯放弃,巴着他地腿一直叫着“要抱”、“要抱”,惹得桐英受不得,直接喊:“老十,帮我把你大侄子带走!”

    半大少年应了一声,跑了进来,向淑宁问了声好,便一把抱起扬海,道:“乖海儿,十叔带你去看大马,怎么样?”扬海犹豫着,瞧了瞧父亲怀中地妹妹,艰难地点了点头,便很快被武格抱走了。

    桐英目送他们离开,转头讪讪地道:“臭小子,光会跟我抢女儿,怎么不见他对弟弟那么感兴趣?”

    淑宁收拾好信与纸笔,没好气地嗔他一眼:“是你这个做阿玛的太宝贝女儿了吧?我也想问,一起出世的双生儿女,怎么不见你对飞儿也那么宠?”

    桐英傻笑几声,小心翼翼地将女儿放回一辆悠车中,轻轻绑上缚带,然后缓缓摇着,回头对妻子笑道:“咱闺女多乖巧啊,哪象那两小子,都是吵闹地主儿。我就喜欢闺女,闺女贴

    淑宁抿嘴笑着,也走了过来,拿起旁边一个画满了大小彩色蝴蝶的拨郎鼓,轻轻摇动着。随着拨郎鼓发出“咚咚”的声响,小女婴露出了“无齿”的笑容,“咭咭”地笑得极欢,看得桐英嫉妒不已:“太让阿玛伤心了,乖女儿,为什么你一见有蝴蝶的东西就笑得那么欢,阿玛哄你那么久,你却没笑一个给我看呢?”

    淑宁又见他露出那个傻样,没好气地道:“行了。叫你弟弟妹妹们瞧见,你那稳重好哥哥地名头就不保了。飞儿呢?方才还听见他哭呢。”桐英摸摸头,道:“在**那里呢,好不容易才睡着的,你别叫醒他,我可侍候不了那小祖宗。”

    淑宁听了好笑,去年年底才出生的这一对儿女,虽说是双胞胎。但脾性却天差地别,女儿安静乖巧,从不叫人操心,儿子却是个震天太岁,一哭就停不下来,为了让日益忙碌的桐英能好好休息,只好放在其他房间里,有一次实在闹得厉害,还逼得桐英不得不跑到王府去过夜。这样一来。与吵闹的小儿子以及总爱抢夺母亲注意力的大儿子相比,乖巧的女儿便成了桐英最宠爱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桐英转头看见桌上地书信,问:“是岳父岳母大人的来信么?说了些什么?”淑宁笑道:“并没有什么大事,除了小宝进了雍郡王府当侍卫。就是今年朝廷开恩科,阿玛很有可能会被任命为同考官,让我们尽快定下回去的日子,赶在他入闱前聚上一聚,也好让他和额娘见一见外孙。不然等他阅卷完毕。咱们可能要回来了。”桐英笑了:“这个容易。咱们横竖也要赶在万寿节前到的。这恩科总得等皇上五旬万寿过后,才会开考吧?”顿了顿,他若有所思:“小宝到了老四那儿么?倒还罢了。只是如今京里不太安稳,我倒宁可他到外头来呢。”

    淑宁道:“他还年轻,历练几年,再图别的不迟。阿玛说,等办完这次差事,他就要告老呢,说是都五十岁的人了,趁着还能走动,享享清闲,官场上的事他就不掺和了。到时候他和额娘可以留在房山享清福,也可以到关外来看我和哥哥,到时候一定要好好孝顺他们。”

    桐英想了想,道:“可惜老端不能随意离开辖地,咱们回京时绕远些,往科尔沁那边过吧,跟他见个面,顺道替他捎点东西给岳父岳母。”淑宁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端宁自打前年被派往敖汉任官,便带了妻儿一起上任,不到两年,就使得辖区内的命盗案大幅减少,很受好评。如今他已是从五品的官位了,虽说岳家那头有意为他谋个南边地差使,但他本人却更愿意留在关外,如今两边还没个定论。在淑宁看来,如果父亲告老后,真的与母亲一起出关,哥哥还是不要南下的好,顶多调进奉天府来,一样可以有好前程。

    桐英逗弄了一会儿女儿,又问:“先前让你做的坐褥,可都做好了么?我想着十天内就要起程了,可赶地及?”

    淑宁道:“已经差不多了,只差收尾。不过我问你,你当真要把那荔枝冻的貔貅送进宫当万寿贺礼?”桐英笑了笑:“怎么?不好么?那可是我亲手雕的。再加上亲手画的画,你亲手绣的坐褥,还有我和几个兄弟拿奉天地泥土亲手烧地碗盘,亲手打猎得地貂皮和鹿角。这都是咱们的一片心意呢,比那贵重的珍珠宝石都要强多了。我知道皇上喜欢什么,你不必担心。再说,要贵重地礼物,王府那边一定有,咱们连着一起送上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淑宁想想也是,便不再多说了,只是当她看到桐英拿来逗女儿的一个马头形的金坠子,记得从未见过,便问:“这个是哪来的?我瞧着有些象是俄罗斯那边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桐英道:“的确是,这是今早遇到西亲叔时,他送给咱们儿女的百日礼,是一对的。”他从荷包里掏出另一个坠子,果然一模一样,只是一个是金,一个是银。

    淑宁摇头笑道:“这位西亲叔,似乎对你很欣赏啊?这两年常送小东西给咱们。”

    桐英叹道:“只不过是那年我无意中遇上敏郡王的老侧福晋过世,却无人戴孝,着实可怜,我与他家本是一支的,敏郡王还是我叔祖,便替她当了一回孝孙。没想到被西克特恩和西亲两位叔叔看见了,自那以后便常来找我,去年西克特恩叔叔去世,又让我去帮衬了一回。想来他们都是无嗣之人,大概也是物伤同类吧。”

    淑宁道:“这也没什么,一族里的亲戚,他们人又不错,你多照应一下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阿玛不太赞成。”桐英苦笑,“两位叔叔都是我曾祖父第九子的后人,与咱们家很少往来,爵位也低。阿玛向来不屑于理会他们,况且他如今也病得不轻,我若再替人戴孝,未免有些忌讳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病…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也就那样,我已经劝了许多回,让他好生休养,别老到处跑了,可他却偏不听,不但天天舞刀弄枪,若不是我写信让大哥死命拦着,甚至还要带病随皇上出巡塞外呢,真叫人头痛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终究还是没去,不是么?”淑宁笑了,“可见他还是很看重你的想法。咱们多带点好药材回去吧,前些天不是才得了一批人参鹿茸?”

    桐英摇了摇头:“这两年送回去的好药还少么?其实大哥私下来信,也曾提到,阿玛恐怕撑不了多久了,所以让我们一定要把孩子们都带回去让他见见。其实他老人家也是想不开,太子是什么人,他还看不出来么?即使我们曾帮过他一点小忙,他又怎么放在心上?何必为了那些事,气坏了身子?倒不如在家里逗逗孙子,享享清福”说起这事,他神色间就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淑宁握住他的手,微笑道:“好了,别担心,老人家在冬天里身子差些,也是常事,如今天气暖和了,应该会好起来的。咱们尽快动身南下,说不定王爷见了你和孩子们,一高兴,病就好了呢?”

一切的努力只为将来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二胖急冲冲的来到华国寻找江总求援,却发现江总去了北亚,然后遭到了据说是华国二把手的李总热情的招待。

    “支援,我们肯定会支援,现在我们已经向镁国发出了指责,战争是需要借口的!”

    二胖看着面前威严的中年人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三天,你们再支持三天,我们就可以出兵了!”

    听着李总的话,二胖差点跪了,“老大啊,再有一天我们可就要亡国了啊!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没有出战的借口啊!”

    二胖牙一咬,“老大,等着,马上就有出兵的借口了!”

    李总看着急冲冲而去的二胖,哪怕是用了几千年的地心人脑袋,一时也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,带着一箱二锅头回国的二胖,召集了所有的军中高层,摆了一桌大餐,“同志们,现在到了祖国存亡的时刻,我们不能再这样了,今天,是我们死,还是镁军亡,必须要做出一个结果了!”

    军中高层崇拜的看着二胖,“书记说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,干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,干了这一瓶,我们继续下一瓶!!”

    最后,晕晕乎乎的二胖,掏出了一柄小型的按钮,在酒壮怂人胆的至理名言实践下,按下了按钮。

    1992年5月1日,劳动节这天,在东亚发生了一个惊悚的事情,那就是胖子岛在一声震惊世界的爆炸震动中,几乎断成了两节!

    遮天蔽日的一朵庞大的伞型烟尘冲天而起,把整个胖子岛笼罩在了灰暗中。

    强烈的地震,直接把棒子原本的首都从地图上彻底的抹去,并形成了汪洋大海。

    杨大利在会议室里转了两圈,猛地踢飞了桌子,怒气冲冲的给在镁国当教父的周杰打去了通讯,“艹你大爷的,到底卖给了二胖多少当量的氢弹!!”

    “额,老板,只有一颗啊!!当量不超过200万吨!”周杰委屈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可特娘的二胖这次在地下引爆的这颗,威力已经超越了千万吨级的氢弹!!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老板,之前咱们还批量卖给了他们众多小当量的核弹,以及众多的单兵核武,如果把这些装在里面的铀,钚等提取出来,在纯裂变装置中,改变链式反应的弹芯,增加核装药,改变当量,可能大概或许能造出千万吨级的核弹!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虽然千万吨级的氢弹有效杀伤半径在十五公里左右,有效杀伤面积不到一千平方公里,可不知道二胖如何搞的,这核爆的效果,完全超越了科学的预算,也或许因为是系统产品的缘故。

    不说核爆区,光说外围被冲击波扫荡过得区域,全部变成了焦土,光辐射甚至刺伤了三十公里外的人,更不要提贯穿核辐射和放射性污染了。

    超越八级的大地震,更是引起了两侧海洋的海啸,本日群岛、齐鲁半岛、大连等地,更是受到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近乎几万吨的核尘更是漂浮在空中经久不散,强烈的电磁干扰不但影响到了胖子岛,即便是在华国国都,也遭受到了足足一个小时的失联状态。

    至于核爆区内,早已化为了乌有,轰炸连同地震产生的裂痕,直接把胖子岛撕裂出了一条一百余公里的海沟!

    二胖哭了,哭的撕心裂肺,哭的死去活来,使用北亚的星网系统,向国际哭诉:“灭绝人性的镁国人,竟然使用了氢弹!灭我根基,断我龙脉,此仇不敢戴天,坚决反攻镁国本土!打倒帝国主义!!”

    被倒打一耙的镁国现在依旧处于惊呆之中,伪装成棒子复国组织的三万海军陆战队,众多的高科技武器就这么没了!剩下的五万也溃不成军的登上了航母。

    二胖,你真tm狠!!

    胖子没有大型核武,各个国家更不敢把战略级的核武卖给这个nc的家伙,说不准那天喝多了就玩两颗,更何况,世界人没有几个国家会卖大当量的核弹。

    胖子岛被炸成这样,九成九的人认为这是镁国的报复!

    不由的让许多国家领导人想起了那次联合国大会,二胖为了拍江总的马屁,可没少跟镁国明着干!

    镁国肯定不承认啊,哦,不是不承认,是根本就没做!

    全世界知道真相的估计就两个半,北亚、华国和知道不是自己做的镁国。

    虽然差点把胖子岛炸成两截,但战争依旧继续,镁国也是没办法了,近一年里,凡是跟北亚沾边的事情处处失利,现在好不容易拖住了华国和北亚,怎么可能不揍这个胖子!

    华国的脸色最为难看,虽然核弹的辐射远远不如核泄漏那般恐怖,但是空中飘散的辐射尘,仍旧威胁着黄海渤海区域,现在国家高层都在计划是否要进行大面积迁移了。

    **的威胁虽然解决,但是在外人看来,华国已经完全被**沦陷,现在整个华国的边境完全锁死,再因为空中的卫星全部被清扫一净,众多国家之间,差不多已经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至于还能够使用卫星的鹰国和镁国,自然不会把自己的秘密武器拿出去宣扬。

    胖子的自爆确实给了华国出兵的借口,并且,沉寂了十几年,华国也迫切的需要了解己方与西方国家军备之间的差距,于是在三位共和国上将的率领下,带着浩浩荡荡的“华国维和部队”跨过了鸭绿江,支援胖子。

    北亚以北亚卫生组织的名义,也派出了一支部队,那就是三百辐射工兵!主要以清理核辐射为主,因此华镁双方默契的各自后退数百公里,留给了北亚清理战场的时间。

    至于北亚为什么要派出这支队伍,完全是因为周杰最新的情报,那货加入了影子政府的组织,让杨大利忽然发现,原来这个世界这么的可怕,这么庞大的一个组织,竟然不为外人所知,甚至许多大牌国家的领导人,都被蒙在了鼓里。

    而病毒的事情,也有了眉目,一直没有发展化学生物武器的北亚,也开始着力打造化学实验室,可惜的是,苏联覆灭后,消失了太多的化学专家和生物学家,不是暴死在家中,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,因此,化学实验室的一切还是零基础。

    镁国似乎一直在防备北亚的忽然暴起,大量更改了动力装置的航母,只停在了太平洋,然后通过登陆舰和直升机把军队输送到济州岛。

    在镁国看来,华国现在已经完全被病毒所侵扰,别说军队,恐怕就是政府高层,估计也凶多吉少了!

    因此,不论是国防部长加利还是情报总长隆多,全都对胖子岛的战争信心满满

学生赚邀请码是 4840640 填写可领注册时的3元红包

作者: qq9527 | 分类: 未分类 | 评论:0人 | 浏览:

 

学生赚》每日签到、每日摇一摇、完成指定任务等方式赚取学币,还可以把学币兑换成话费,Q币,支付宝充值,开通QQ业务哦。随着网侠小编体验吧。